《农家美娇娘,专治傲娇王爷》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家美娇娘,专治傲娇王爷

小说:种田

作者:欢乐的林小九

简介:沈从夏向来运气不好,谁料一朝穿越,运气也跟着翻转,跟开了挂般。灵力修炼脱胎换骨,赚钱养家,事业一路高歌,数钱数到手软;大哥寒窗苦读,金榜题名;憨厚二哥骁勇善战,战功赫赫;连救个丑黑丑黑的男人,都能变成位高权重、风流倜傥的傲娇王爷!经不住傲娇王爷嬉皮笑脸死缠烂打,逼得沈从夏缴械投降……

角色:

农家美娇娘,专治傲娇王爷

《农家美娇娘,专治傲娇王爷》第1章 自立门户免费阅读

沈从夏有气无力地抬起手,挥了挥耳边的噪音。本来就头晕,耳边吵吵嚷嚷的声音快要把沈从夏的脑袋给轰炸开来。

门外确实炸了,沈家破旧的小院里围满了人,院里塞不下,院外还站满了探头探脑的村民。果然任何时代,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从来没有少过。

只见为首的一粗壮妇女,身穿暗红粗布衣裳,此刻正叉着腰,扯着嗓子,嘴里噼里啪啦一顿骂:

“小文你这个小兔崽子,你爹刚死没几天,居然就在外面玩得家都不用回了!你爹的后事半点力都不用出,知道的你是人家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祖宗呢!看来你爹白花钱给你读书了,这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一段话骂得气都不带喘的。顿时就有人嚷嚷着:“是啊,百善孝为先,你这次确实说不过去。”

被唤作小文的半大男子,风尘仆仆,肩上还背着包裹,杵在那,握着拳头,无法反驳。自己跟着师父游历三月,消息闭塞,得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后便立马赶回,结果紧赶慢赶,还是晚了。

此刻沈兴文忍住心中的怒气,但作为晚辈,他接受的伦理告诉自己,别冲动,要尊敬长辈,所以最后还是忍下了这口气,好言好语回道:

“大伯母教训的是,父亲尸骨未寒,儿不孝,闻训归来已晚,能否先让我给我父亲上柱香?”

大家听着沈兴文这诚恳的态度,加上村里难得出个读书人,也有人就发话了:“是啊,这事发生的突然,谁也想不到,这也怪不得小文。”

一句话又把那个大伯母惹恼了,平时最眼酸沈兴文这种文绉绉的读书人样,奈何自己家的大儿子不争气,上了几天学,就被先生送回来,直接劝退了。

不过这大伯母嘴里还是不饶人:“哟,现在知道是儿子了,爹死的时候,尸体还得靠你伯找人给抬回来,这忙上忙下的打点,可是花了不少银子呢!”

在屋里瘫在炕上的沈从夏,脑袋嗡嗡作响,支棱着脑袋听了半天,算是听明白了,这是要钱来了。

沈兴文不傻,当然也听明白了,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往自己的袖兜里去掏。

大伯母看到此举,眼睛顿时一亮,没想到这钱拿得这般容易,马上双手叉腰,闭着嘴,眼巴巴地盯着,活像只战斗胜利的公鸡。

磨磨蹭蹭,掏了半天,沈兴文终于掏出一个瘪瘪的破旧荷包。大伯母顿时一瘪,马上又憋了气,就在准备破口大骂时,一声比她还大的声音破空而来。

“哥——”大家回过头,嘿,这下更热闹了,沈家二儿子沈兴武回来了。

“哥,不能给!”沈兴武背上背着一筐草药,手里还拎着一捆野菜,就这样气冲冲地挤进了家门。把那把野菜直接丢了过去,直接砸在了大伯母的身上,然后飞快地夺过沈兴文手中那少得可怜的荷包。

“小武,你干什么!”大伯母被砸,气直接上头,“你这小兔崽子,居然敢丢我!”

可是沈兴武没理他:“哥,小妹生病了,家里连一个铜板都拿不出来了。这钱要留着给小妹看病。”

闻言沈兴文一愣,小妹生病了?难怪刚刚都没见小妹。

沈兴武收好荷包,转过身,怒视着那个趾高气昂的大伯母:“大伯母,我妹躺在床上三天了,高烧还没退下去,您不闻不问也就算了,现在不会连我妹唯一的救命钱都要抢走吧!”

作为晚辈,这番话说得还……真不客气。

大伯母一听,又叉起腰来,“诶,你这小兔崽子,你们爹死在山上,是谁叫了人拉了回来,又是谁张罗着后事啊!没有我们帮衬着,你爹早就在山上喂了狗了。”

沈兴武才十二三的年纪,因为常年在山里跑,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的事没少干,看起来黝黑黝黑,此时吵起架来也不管不顾的:

“是啊,办了个丧事,我们家底都被你们给掏光了,我说钱要留着给妹妹看病,是你们,非要说让我爹风光地走,骗光了我们所有钱,现在呢,我妹还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在你们眼里到底是活人重要还是死人重要!”

站在一旁的大伯听状,赶紧:“咳咳,小武啊,你说话注意点啊,那可是你爹,别死人死人的,你这是大不敬。”

沈兴文也连忙扯住弟弟,围观的村民顿时窃窃私语起来,毕竟当时的丧事办得草率又简陋,哪来的风光,还说都是自己掏钱办的,看来这面子、银子都挣了啊。

立马就有村民大声说开了:“沈大家的,你这不地道啊,挣了这些孤儿弱女的银子,也不怕沈三郎半夜来找你!”

“冤枉啊,这小兔崽子当真是白眼狼,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姐弟俩,一分钱没向你们要,忙前忙后地把把你爹送走,现在居然倒打一耙,你爹就是这样教你们的吗?”

“既然你爹娘都不在了,那我作为长辈,就替你爹娘教教你也是应该的。”大伯母一边说着一边撸起袖子,准备过去呼俩巴掌,这小子,敢骑到长辈头上,也别废话了,教训两顿就老实了。

沈兴文赶紧把弟弟扯到身后,赔罪道:“大伯母息怒,小弟还小,说话没有分寸,您别和他一般计较。家父的后事,您费心了,改日我忙完家中事宜再登门见礼。”

沈兴武哼哼着脸,见哥哥如此好说话,心里更闷着一口气。

屋里的沈从夏消化着之前身体的记忆,无比幽怨,这都啥事啊,自己前一刻还在飞机上准备去度假,怎么现在就穿到这里了?而且,新身份家里双亲尽失,就两个不算大的哥哥和自己,难怪这些人敢欺负上门。

不过,这两个哥哥倒是不错。

“哎,这当家的没了,这几个娃娃可咋办啊!”不知道谁小声开了个头,很多人也附和道,“是啊,家里也没点积蓄,这日子可咋过啊!”

“怕是小文这孩子好不容易考了个童生,现在估计也是读不下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围在人群里的二伯沈康见状,觉得时机已到,便款款上前,大声安慰道:“小文、小武,你们现在也没个活计,没事,以后来二伯这,伯照顾你们。”

这二伯一身青布粗衣,洗得发白,身上还缝着几处补丁,家里显然也不好过,能这样说,直接赢得了围观村民的好感。

“只是伯家里屋子太小了,你们搬过去到时候可是要跟着伯受苦了。不过别怕,有我们吃的,自然就不会饿着你们!”

这一席话说得漂亮,引得众人好感,立马有人接话:“那还去你那破屋子干啥啊,直接你们过来住着,要不然这青瓦房也是荒废了,这样照顾他们三兄妹,那也方便啊!”

“是啊,关键时候,还是沈二家的靠谱啊。”

“二伯。”沈兴文和沈兴武两人见到二伯也是眉头一皱,相视一眼,这二伯什么时候转性了?

“小文,小武啊,你爹突然没了,大家都很难过,你们也别太担心,还有二伯在呢,你们别担心。”

沈兴武抓着哥哥的袖子,示意摇了摇头,沈兴文却没有立刻做决定。

有大人帮衬着,小妹也能有人照顾,肯定会好一点,可,这样以后就得寄人篱下。

更何况和二伯也算不上很熟络,从父亲以前对二伯的态度来看,显然也不是亲近的,算不上友好。

                           

原创文章,作者:欢乐的林小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shidan.com/books/2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