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府的小娇妻她沉迷破案》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叶承远,芳玄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皇子府的小娇妻她沉迷破案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那只海鸥

简介:【仵作神探vs美男皇子】她原是捕快之女,立志要做一名仵作,却于一夕间被卷入惊天大案,父母失踪,身世成谜,从此开始惊心动魄的复仇与查案之行。他是天家皇子,文韬武略,光风霁月,却因出生时水鬼转世的传闻而备受冷遇。他从未想过,一个为含冤者昭雪的决定竟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两人相遇在江州,在这诡谲风云与刀光剑影之中,以微弱之力对抗钢铁洪流般的黑暗力量,相互扶持着,一步步走向光明。虽千万人,吾往矣。

角色:叶承远,芳玄

皇子府的小娇妻她沉迷破案

《皇子府的小娇妻她沉迷破案》第1章 神婆之死免费阅读

天禧五年,六月初十,晚。

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暗夜中的江州城仿佛笼罩在一个黑色漩涡之中。

城北就是咆哮的长江,正如一条巨龙在雨中嘶吼,不时翻起惊涛骇浪,拍向南岸矗立的一座高塔。这塔高十余丈,通体青石,凌空耸立,在大雨中岿然不动。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如利剑般直直劈在高塔顶上,“轰隆”一声巨响,伴随着震天的雷声,乱石飞溅,大浪滔天,那高塔竟被生生劈去了半个塔身!

大大小小的石块如陨石般落下,紧接着又是轰的一声,高塔旁边的一座小庙也骤然坍塌。

一阵地动山摇后,天地间又复归平静。许多人不过是翻个身,继续睡了过去。没几个人注意到,江州府衙的大门被一个惊慌失措的老头敲开,很快一个捕快打扮的人冲了出来,直奔城西北的一个小院落。

“叶捕头,出事儿了!”捕快焦急地拍着门板,尽管穿着蓑衣,他还是被淋成了一个雨人。

江州衙门总捕头叶承远步履匆匆地走出来,一把拉开院门道:“王林,怎么回事儿?”

捕快王林伸手向北一指:“锁江塔和镇水庙倒了,压死人了!”

叶承远一惊,忙道:“我穿件公服,这就来。”他回房匆匆穿好衣服,正举步往外走,不料衣角却被人拽住,回头一看,是他十七岁的女儿叶如蔓。

“爹,带上我吧。我知道师父也会去的,我给你们打下手,绝不添乱。”叶如蔓讨好地看着他,清亮的双眸在黑夜里闪着光,语气看似乞求,实则异常坚定。

叶承远眉峰一敛,深深叹了口气,他真是拿叶如蔓没办法。

他这女儿什么都好,就是主意太大了。一个女孩家,非要去当仵作,像什么话。明明从小就让她在书塾读圣贤书,连教书先生都说她聪慧清明不可多得,完全可以培养成举止端庄的大家闺秀,再挑个好人家嫁了。没想到这几年她忽然跑偏,非要拜衙门的仵作周言为师,说什么要传承周言的衣钵,做江州城最好的仵作。

都怪老家伙周言,他嘴皮子利索得很,讲几个一般小孩能吓得半死的重案故事,女儿竟是听得津津有味,不仅能和他讨论案子的脉络线索,甚至还坚持以后要干这一行。她也说到做到,天天跟着周言往义庄跑。叶承远不禁默默摇了摇头,女儿如今也十七岁了,不知以后能许给什么样的人家?

叶如蔓不知道她爹心里这么多弯弯绕绕,见他没有严词拒绝,便知有戏,赶紧催促道:“爹,咱们快走吧。”

叶承远看女儿穿着一身利落的短打,蓑衣也披好了,也只能顺她的意,带着她一同赶赴锁江塔。

雨势依旧滂沱,众人来到江边,只见原来高十余丈的七层石塔已被炸开,地上远远近近地堆着乱石,剩下半个残破的塔身似乎还有点倾斜。不远处,一座小庙被石块压塌大半,里面供奉的龙王神像半边身子没了,香案香炉都碎成好几块。原本悬于门楣的“镇水庙”牌匾也劈裂成两半,掉落在地上。

庙前站了几个衙门的杂役,借着他们手里的油灯,叶如蔓看见了一双鲜艳的绣花鞋和一片大红的裳裙,这般艳丽的颜色在乱石泥土之中显得分外妖冶。

“死者何人?”叶承远问道。

“死者名叫芳玄,女,三十岁。”

“芳玄?不就是前阵子在城里散布谣言,被劝诫几次还不知悔改的那个神婆?”

“不错。”

叶如蔓知道这个人。芳玄是江州城里最出名的神婆,不是因为她算命算得准,而是因为她长得美艳。她在高门富户中广受欢迎,风头无两,几乎垄断了整个上层的家庭法事,可江州城的贵妇们提起她都恨得牙痒痒。

白天驱魔算卦,晚上脱衣解褂,不守妇道,水性杨花!

芳玄虽风评不佳,但也未触犯律法,向来与官府井水不犯河水。可不久前,她不知怎么算出一卦,说江州城今年冲了水龙,将有大灾,吓得大户们纷纷慷慨出金,请她前去驱邪作法,保家宅平安。正巧今年水势汹汹,连日暴雨,这流言更是一传十十传百,在江州城里引起了不小的风浪,百姓们议论纷纷,都说今年锁江塔和镇水庙压不住水龙了,洪患在所难免。这时,芳玄又站了出来,在江州衙门前长跪不起,说是愿意自掏腰包,在长江边摆屠妖阵,为百姓祈福,否则将有大患。她这一副为民请命的样子,一时感动了不少人。可惜江州知府苏羡渊不信这一套,派人把她挡了回去。

叶如蔓对此也是嗤之以鼻。与其相信鬼神,她更相信知府苏羡渊。苏大人自十三年前走马上任,把江州治理得井井有条,广受爱戴,江州百姓们甚至为他立了一座生祠。苏羡渊也是深谋远虑,早在年初就命人修缮长江堤坝,如此未雨绸缪,还怕什么所谓“水龙”?

不过,这位处在风口浪尖上的神婆,就这样不明不白死在了镇水庙里,不得不说,确实怪异得很。

如蔓正暗自思考,忽然身后传来略带沙哑的声音:“小叶,你怎么也来了?”她转头一看,师父周言正大步向前地往现场走。

“师父,我来帮你的。”如蔓说着,走到一旁,替周言掌灯。

“小叶,我来验,你来记。”周言言简意赅,没有一句废话,直接上来验尸,“五尺女尸,向北俯卧。后脑一处创口,凹陷破裂,血荫四出,疑因重物击打所致。背部肋骨断裂,脊椎错位,皮下大片淤青,判断因重物压塌致骨筋断折并伤及内脏。双眼微凸,鼻骨断,口鼻有血水流出。四肢多处压伤,血荫赤肿,致因与前述相同。”

叶承远闻言,道:“这么说,芳玄是被直接压死的?”

“不错。”周言指着尸首旁边的石块和房梁道,“这块飞石的形状与血迹同芳玄头部的伤痕吻合,腰背部的伤是由房梁倒塌所致,这两处是致命伤。”

死因确定了,可芳玄为何要在如此雨夜到镇水庙里来呢?

叶承远叫来王林问道:“芳玄的尸身是谁发现的?”

“是看守锁江塔的老孙。”

“把他叫来。”

老孙老老实实地来了,可却是一问三不知。因为晚上雨势太大,他一直待在自己的小屋内没有出门,直到听见锁江塔霹雳巨响,才着急出门查看,没想到竟发现了一具红衣女尸。至于芳玄何时来的,又做了什么,他完全不清楚。

锁江塔在江州城外,附近居民本就不多,加之是雨夜,根本无人目击到芳玄的踪迹。

“头儿,这边发现了一个法铃!”王林的声音响起,他站在残庙的石堆里朝叶承远挥手。

叶如蔓闻言,赶紧跟着爹爹走到庙里,只见那镀金的法铃上刻着几条繁复的花纹,“芳玄”两个篆体字闪着金光,看上去价值不菲。

叶承远奇道:“这是她的法器?”

王林点头道:“头儿,之前芳玄一直嚷嚷着来长江边布阵驱魔,摆什么屠妖阵,不是被咱们挡了回去么?该不会是趁着雨夜无人,偷偷到这里做法事吧?”

叶承远摇头道:“不像。她说来江边驱邪,是为了壮大声势摆摆样子,让更多人掏钱找她做法事,怎么会选这么个无人的黑夜?”

“确实不是。”周言指了指芳玄的衣身,“她身着艳丽的红裙,脚下的绣花鞋上绣着一对鸳鸯,嘴上涂了口脂,脸颊还扑了粉,显然不是来做法事的,倒像是来见情郎的。”

见情郎?

难道她是与人约在镇水庙见面,然后不小心被锁江塔的飞石压死了?

“爹,师父,我有个疑问。”如蔓在芳玄旁边蹲下,把她的尸首恢复到俯卧的状态,“她的伤,基本都是身后伤。如果庙塌时,她是站在庙中,那么首先受伤的应该是头顶、肩膀或者身侧,可她的致命伤却落在脑后及腰背,而且是直下的打击,所以我猜想,芳玄当时应该已经躺在地上了。”

“不错。”周言沉着脸又检查了一遍尸身,再给芳玄验毒后道,“她身上没有其他类型的伤,也未曾中毒,说明当时她极有可能陷入昏迷,然后活活被石头砸死了。”

叶承远道:“那是她自己晕倒的,还是被人设计了?”

“无法判断,她身上没有被强迫的痕迹,衣服也是整整齐齐的,就算被人设计,也应该是熟人作案。”

看来,必须找出芳玄晚上的行踪才能解开这些谜团。

叶承远派人在附近搜查脚印之类的痕迹,可惜一晚上雨如天倾,线索被冲刷得一干二净,众人把镇水庙和周边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有用的证据。

天渐渐亮了,仍是一无所获。叶承远只得吩咐将尸首送到义庄,再让王林去盘查芳玄昨晚约见之人,自己则回衙门向知府苏羡渊禀报此事。

                           

原创文章,作者:那只海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shidan.com/books/33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