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是本,我是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二宝,周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女朋友是本,我是源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我是三宝。

简介:【追忆+日常+伪系统+重生】“周一,你家让雷劈了!”周一停下脚步,指着他回应:“劈你大爷!你敢咒我家,我还会揍你儿子!”“我确实喊你爸大爷呀。”“一,你赶紧回去,你二林哥不骗你,真劈了是真的,吓得我没敢进!你快啊!”说到最后周二林的手都在颤。周一觉的脚下的黄土地再转动,现在他相信地球是圆的了。【叮,界令融合完毕!】

角色:二宝,周妈

女朋友是本,我是源

《女朋友是本,我是源》第1章 男女有什么不一样?免费阅读

世界上哪有神灵,有的只是神经病。

——12岁·周一

天元镇,上元村。

周一:“你从哪里来的?”

:“我不知道”

周一:“你叫什么?”

:“我没叫”

周一:“我是问,你叫什么?”

:“我一直没叫。”

周一:“我飒!我是问你叫什么!”

:“你有病吧?”

周一:“对啊,我尿床”

:“…”

周一:“我是问,你的名字是什么?”

:“什么是名字?”

周一:“你看,我的名字叫周一!所以你可以叫我周一!”

:“我周一,我没名字”

周一叹了一口气,说:“我给你起个吧。”

:“好啊,我周一”

周一思索了一阵,说:“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有什么不一样吗?”

周一:“当然不一样!我家东面的墙上就刷着【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更孝爹和娘]】,我觉得这应该是女孩更厉害一点!”

:“那我就当女孩吧”

周一:“那你就叫三宝吧!”

三宝:“我排第三吗?”

周一惊讶道:“是啊,呀!你会识数啊?!”

三宝:“一宝和二宝是谁?”

周一继续问:“你还会什么?”

三宝:“我感觉是无所不能”

周一:“那你先让我别尿床。”

三宝:“我做不到”

周一:“切~你不是无所不能吗!

三宝:“我感觉是无所不能,可我现在一无所能。”

半晌。

三宝:“我周一,你怎么不说话?

周一:“ ̄へ ̄”

三宝:“我周一,你还没告诉我一宝和二宝是谁?”

周一:“一…大宝是狗,二宝是鸡”

三宝:“都是女孩吗?”

周一:“大宝是女孩,二宝是男孩”

再次陷入安静。

周一:“三宝,我为什么看不见你?”

三宝:“来的匆忙,不过我感觉我本身就是无形无影”

周一:“你的感觉很准。”

三宝:“可我还感觉……”

“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

“咚咚咚”

“周一,起床!再不起来要迟到了!又得罚你写作文!”

听着门外的声音,周一把被子蒙在头上,无精打采的说:“知道了知道了”

三宝:“我周一,刚刚那是谁?”

周一捂着被子说:“还能有谁! 我妈,左丽丽!”

三宝:“不是左丽丽,我是问那个[喔喔喔!]的是谁?”

周一:“那就是二宝,天天这样,天天这样,过年吃了它!”

周一:“三宝,你怎么不说话了?”

周一:“三宝?”

周一掀开被子,看了眼画作,叹气道:“哎,果然不靠谱”

随即挠了挠头,换了个裤衩,出了房间门,来到水井旁。

“咦,人呢?周一!又死哪去了!”

“左丽丽,我在洗澡!”周一的声音从茅厕传来。

“你又尿床了!等下,我给你拿热水。”

“不用,夏天怕什么啊,这些年我都习惯了。”

院子内,堂屋外,周妈叹了口气,说:“冻死你拉倒!”之后去了厨房。

对于这个儿子,周妈包括周家人都很无奈,可也心疼。

周一尿床,是周家人的秘密。

不知周一的身体哪里出现了问题,小时候是天天画地图,每一幅都不带重复的,半年级的时候还在课堂上尿过裤子,一年级懵懂的周一还扬言一定要画个大公鸡。

后来,周一的小梦想完成了,超额。

周爸问过周一为什么不起床撒尿。

周一很认真的回答:“我起床了啊!我每次都是走到外面尿的!有时候是厕所,有时候是树下,我也不知道醒来怎么就尿床了”

“… …”周爸还能说什么?!

周爸周妈二年级的时候带着周一省城中医院看过,找了一位据说知名的专家,一番望闻问切之后,老中医给的答复是:“两个办法”

可把一家四口高兴坏了,周爸就问是哪两个办法啊。

老中医说:“一个是使劲揍,可能见效慢。第二种,割了吧,治根”

于是每次挨揍之后的周一就一直‘念念不忘’这位老先生,不止一次的发誓长大后要找打他。

随着逐渐长大的周一,在周围人的言语等环境中,和自我成长中,意识到自己尿床是不正常的行为,是可以被大家拿出来嘲笑的对象。

周一超强的自尊心诞生了。

于是周一每次尿床后,自己在被窝便用身体暖干,为了怕同学闻到身上的味道,每天凌晨上学前再用毛巾擦拭下沁了一宿的画笔和砚台,即使冬天亦是这样。

那段时间,周韵还曾抱怨过毛巾有股莫名的味道,后来真相大白后,哭着喊着也要有一条自己的毛巾。

一开始家里人都以为周一封笔,偶然的一天,周母晒褥子的时候被味道呛了一下,才发现了这个事情,为此周母还偷偷流了好多次眼泪,在没有暖气的农村,可想天天睡冷被窝有多大的毅力。

于是长达两年的混和双打停止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一次也是周家截止到目前发生的最大一件事,是在周一四年级的时候。

为了不再创作,周一连续两个晚上不睡觉,每天盯着熊猫眼在上课的时候睡着,为此还被老师拧了脸蛋,站了两节课。

终于在第三个晚上熬不住睡着的周一灵感袭来,于是周一偷偷拿着褥子去厨屋里面进行烤火,把整个褥子覆盖在大锅台上。果然,褥子着了,厨屋也着了,周一…困得睡着了。

农村都是把多余的柴火放到厨屋的灶旁,方便生火也能避免雨淋,所以大火蔓延的很快。

幸亏被家里的大宝和二宝惊叫声惊起。周爸冲进去把睡着在水缸旁的周一救了出来,同时大火也把半个村子给惊醒,在邻里的帮助下有惊无险,但整个厨屋是没了。

事后一家人也只是声称因为周一不小心玩火点着的房屋,也只能是周一,也许是周一的水命比较硬吧,没有生命危险,但还是住院了,因为。

毁容。

┐(゚~゚)┌

刚有些起色的家庭,再次变卖了家里的猪和羊,又找了周爸当年的战友,在省城军医总院给周一做了手术,但还是留了些许的疤痕,那一年周一10岁,那一年申奥成功。

如今马上要升初中了,期间偏方试了一堆,可尿床的毛病持续到现在。

周一用水擦着身子,想着刚刚那不像是梦的梦。

“你进来做什么,出去出去,天天打鸣,你倒是精神”周一看了眼茅厕门口的二宝,踢了它一脚,说道。

“我周一,是我”

周一:“你…是三宝?!”

三宝:“对,我是三宝”

“周一!你嘀咕什么呢!还上不上学!”

“老娘起来给你做饭,一会还得给你爹送饭,还要给那死丫头留饭,欠你们周家的!”左丽丽唠叨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周一:“嘘~,咱们小点声”

三宝:“我周一,你试试在你那个圆不溜丢的里面想,我感觉能不能感觉到你的感觉”

周一用手揉了揉,惊奇的问:“我这个想啥你都知道?”

三宝仰着鸡头往上看“不是你手里的,是你长毛的那个大的!”

周一又摸了摸头:“这叫脑袋”

三宝:“我周一,你在说我笨”

周一:“我没…还真行啊!”

“周一,你淹死里面啦!”

三宝:“我周一,脑袋里说”

周一:“你怎么变成二宝了?”

三宝:“我没变,我感觉我可以用它的模样存在,所以试了试。”

周一:“那你这次感觉挺准的。”

三宝:“我周一,你又说我笨。可我现在就是无法解决啊”说完鸡头啄了两下周一的小腿。

周一感觉有点痒,挠了挠,又问:“那以后呢?”

三宝左右扭了扭鸡脖子:“不知道,反正我感觉我无所不能。”

周一穿上裤衩,把剩余的水往墙上一泼,溅了二宝一身。端着盆出了茅厕的外门。

“你还知道出来!我以为你在吃屎!省的给你做饭了!”

周一一手拿盆,一手叉腰,说:“左丽丽,你说话就不能委婉一点吗?!”

“啪”周一头上挨了一下。

周妈:“我是你妈!赶紧吃饭,吃完赶紧滚蛋!”

周妈看了眼一身湿漉漉正溜达过来的二宝,说:“它怎么跟你一块出来的?你连鸡都不放过。”

周一白了二宝一眼,对周妈说:“三宝它不怕淋”

周妈上前拧住周一的耳朵,大声说:“你上学都学到沟里面了吗,二三还不分了!嗯!”

“疼疼疼疼~疼!是二宝是二宝,我记错了了”周一惨叫着说。

周妈又拧了一下耳朵,没好气说:“赶紧回屋穿好衣服,把你的被褥晾上,过来吃饭!”

周一急忙说:“我知道知道了”

旁边的三宝摇摇头,左右摆动下上翘的尾巴,神气的迈着金黄色双脚围绕二人转圈:“喔喔喔!”

周一进了房门,按照旨意,忙活起来。三宝停止了叫声,昂着头进来了。

周一:“三宝,我刚感觉你很高兴。”

三宝:“我也很奇怪,就是很想这样,我控制不了”

周一:“哦,我明白了,这个是病。”

三宝:“我周一,病是什么?”

周一:“就是【喔喔喔~】,不自知的摇头摆尾。以后你每天早上都会犯病,和我每天早上尿床是一个道理。”

三宝:“那还挺好的,那我是不是可以每天早点[喔喔喔],你就不用尿床了?”

周一:“那就不用等到过年了。”

三宝:“我周一,你想吃我!”

周一回头盯着一身白衣的三宝:“不是你,是二宝”

三宝:“可我现在就是二宝”

周一:“二宝是男孩,你是女孩,我们老师说了:男女授受不亲。”

三宝:“我周一,我不懂。”

周一:“就是男孩和女孩不能牵手、亲嘴儿。”

三宝:“我感觉我懂了”

“周一!面条都坨成屎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吃”周一大声回应。

周一又瞟了眼三宝,说:“我得吃..饭去了”说完跑了出去。

房间陷入沉静。

“男子至死还是少年!哎~大人,快醒来吧。”

                           

原创文章,作者:我是三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shidan.com/books/3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