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冷面摄政王竟是小撩精!》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姜南,娄玄松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要命!冷面摄政王竟是小撩精!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周九郎

简介:【甜宠+两世双洁+种田】前世,她倾尽将军府之力,挺渣男上位!不料,渣男昏庸,闺蜜绿茶,竟惨遭双双背叛!屠戮全族,满门抄斩!今生,她卷土重来!摩拳擦掌~打算拳打南山绿茶女,脚踢北海小渣男!可没想到,摄政王竟发出邀请:你可以给本王当王妃嘛?白天出谋划策,晚上共浴暖床的那一种……她:让我给前夫当嫂子?这个……可以有!

角色:姜南,娄玄松

要命!冷面摄政王竟是小撩精!

《要命!冷面摄政王竟是小撩精!》第一章 重生免费阅读

“吱嘎——”

地牢门缓缓打开,发出压抑的闷响。

天光射入,废后姜南初下意识地眯眼,望向门口。

新皇后卫容歌一身华服,仪态万千地遥遥站立,森然谑笑。

“若非亲眼目睹,谁敢相信,威风凛凛的姜南初,有朝一日,竟沦落到与老鼠为伍的下场!”

她眼梢一瞥,看到姜南初垂在地面的手,不禁冷笑,狠狠踩了上去!

“啊!”

姜南初被灌下毒药的身体,毫无还击之力,只能听着骨头被碾碎的声音,痛得唇瓣猛颤。

她倔犟得不肯落泪,睁大眼睛,死死盯着昔日的好姐妹。

“卫氏女!你已经赢了,还来这里作甚?莫不是想看看,本宫的晚膳有几颗老鼠屎?”

“哼,本宫才没那么闲。不过你放心,本宫是来做善事的。姐姐,你许久不见家人,难道……”卫容歌附身,紧紧捏住她的下颌,恶毒地笑道,“你就不想和他们团聚吗?”

团聚?

姜南初眸中掠过一丝光亮,但转瞬即逝,旋即被惊恐取代,她隐隐觉得不对,可还未缓过神,就被两名狱卒架起,出了牢房。

城楼下。

姜南初被狱卒扭送着,推到一片血泊中,她仰头望去,不禁整个人都如遭雷击,震悚得浑身颤栗!

城楼上有几十根尖桩,每个尖桩上都插着一颗头颅!

那些头颅怒发冲冠,以一种惨烈的姿势,定格了死亡!

“父亲,母亲,大哥……”姜南初嘴唇哆嗦着,不可置信地嗫嚅,“二哥,三哥,四哥,五哥……不可能,这不可能……”

“怎么样,废后?朕亲手制作的艺术品,很精美吧?”

大煊国主娄玄松缓步而来,他猖狂地狞笑,“姜家谋逆,里通外国,满门皆诛!”他一挥袍袖,气壮山河地指着满墙头颅,“这,就是背叛者的下场!”

谋逆?

荒唐!

若不是六年前,她被娄玄松遮住双眼,轻薄失身,她又怎会下嫁给一个不得宠的皇子?

她举将军府全族之力,扶他上位,继任新君。

可他!竟然宠幸奸佞,残害忠良!

……

“爹……娘!怪女儿……是女儿错认贼佞,连累满门……我对不起你们!”

说完这句话,姜南初怆然的神色,竟蓦然一变,眸光凛冽如刀!

趁暴君与卫容歌搂腰缠绵,姜南初伏地而起,一把夺了娄玄松的佩剑,猛地斜刺!

“啊!”

长剑贯背而过,从娄玄松胸口刺出,鲜血顿时溅了一地!

“大……大胆……废后……”娄玄松不可置信地望着她,两眼圆瞪,“你……你敢弑君?”

“弑君又如何!”

姜南初身中剧毒,已然没了气力,却强撑着转动手腕。随她手上轻转,剑身也随之扭动,她听见铁器在娄玄松体内“咔嚓”搅动的声音!

“你不喜女子佩剑,故嫁给你之后,我就再也不曾佩剑了。可你别忘了,我的剑法,一向是我们诸人之中,最好的。”

“娄玄松!你屠我满门,我要你狗命,咱俩两清!从今往后,黄泉碧落,你我永不相见!”

说罢,她猛地拔出剑,看着娄玄松大睁着眼睛倒毙!

“姜南初……”娄玄松凄惶地盯着她,嘴唇翕动,“是你……是你先负我……我才……我才……”

我负你?

我一心一意辅佐你,将你推上皇位,我何曾负你?

“我负了你什么。你说,你倒是说啊!”姜南初揪住了他的衣襟,可娄玄松已经咽气了。

“来人呐!废后……弑君了!”

在卫容歌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中,墙垛迅速出现了无数士兵,一片兵荒马乱。

“哼!”

姜南初凛然一笑,她傲然站在城墙下,回望这座承载了她一生的皇城。

她幼时爽朗爱笑,像小太阳一样,温暖了每个人的心。少女时期,她与卫容歌情同姐妹,心无旁骛地爱着娄玄松,把他们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如果给她机会重活一次,她一定远离奸佞,不让家人遭此横祸!

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剧毒侵入身体,姜南初痛不欲生,不愿死得凄惨,于是一笑,回挽剑尖,划破咽喉!

她合眼前,人生的最后一刻,有士兵高呼,“不好了!娄羽卿……打进来了!”

娄羽卿?

她想到御学堂里,那道挺拔冰冷的身形,吓得翻眼。

还好死得早!不然冷面阎王打进来,她恐怕死得更惨!

姜南初眼皮越发沉重,视野渐渐变小,最终陷入黑暗,她的灵魂脱离肉身,飞升到半空,俯瞰皇城。

……

“南初!”

一个满身是血的将军攻上城楼。

狼烟四起,他焦灼地四下奔走,在烧焦的尸体间走走停停。

“南初!”看到她尸身的一霎,他如遭雷击,瞬间跪倒,撕心裂肺地痛哭,“对不起,我来晚了……”

咦?这个人的声音好耳熟!

他是谁?

硝烟缭绕,模糊了那人面容,姜南初的灵魂在天上盘旋许久,都看不清他的模样。

算了!

知道了又能如何?我死都死了,难不成还能嫁给他当老婆?我现在啊,还是老老实实地去阎王爷那里报道,喝孟婆汤吧!

姜南初万念俱灰地闭上眼。

……

再度睁眼,姜南初看见一方绣榻,天青色幔帐上绣着清雅小花。

“小姐,您可算醒了!”一个丫鬟眼泪汪汪地跑来,疼惜地攥住她的手,“怎么样小姐,还疼不疼?”

“你叫我小姐?”姜南初环顾这个陌生的地方,一头雾水,“这是哪?”

“这是卫家呀。”

“卫家!你是说,源城……卫家?”姜南初心中一凛,暗觉不妙,“我是谁?”

“您……您还能是谁,您是小姐啊!”丫鬟俨然被姜南初吓到了,懵懂地说道,“您是二小姐,卫稚鱼。”

卫稚鱼?

卫容歌那个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庶妹?

前世,姜南初进出卫府,曾与她谋面过。

但她清晰地记得,卫稚鱼在十八岁那年,因盗窃被抓包,羞愤之下,撞柱自尽了。

姜南初震悚不已,忙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跑到铜镜前。

铜镜倒映出一张清丽的脸。她头缠纱布,脸色苍白,可一双盈盈妙目水色浮动,说不出的清纯可人,正是她有过几面之缘的卫家庶女,卫稚鱼。

我附身到了卫稚鱼身上,而且……还重新回到了六年前?

“小姐……您没事吧?”丫鬟小瑕满眼是泪,“奴婢知道您是冤枉的,但眼下木已成舟,您就算以死明志,也无济于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死了容易,可陈姨娘怎么办?她可只有您一个女儿啊!”

“你放心,我不会死。”

姜南初已经完全镇定下来了,她目光炯炯地望向铜镜,轻抚脸颊。

“要死,也是让坏人先死!”

娄玄松,卫容歌!

我姜南初回来了!你们欠我的,我定要双倍奉还!

这时,一个盛怒的声音钻入耳中,刺得她耳鼓膜嗡嗡作响——

“她不死,我还不答应!快让那逆女出来,家法处置!”

                           

原创文章,作者:周九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shidan.com/books/3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