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夫后,胖妃她逆袭成京城白富美》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易水寒,林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休夫后,胖妃她逆袭成京城白富美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云起石

简介:【重生种田+胖妞逆袭+爽辣爱情】从风家千金穿越成风家“千斤”,从金牌女警穿越成肥胖弃妃。就此认怂,不!经商种田减肥,带领胖妹妹一起变美;游山玩水寻宝,和一帮美男称兄道弟!某人变得死皮赖脸,“天下田地是你的,但这片田是我的,生生世世!”

角色:易水寒,林峰

休夫后,胖妃她逆袭成京城白富美

《休夫后,胖妃她逆袭成京城白富美》第1章 点了花烛洞房没了免费阅读

五行大陆赤金国一个大喜的日子,宰相庶女风萧萧与三皇子易水寒奉旨成婚,这桩婚事是十八年前风萧萧一出生,便由皇上订下的娃娃亲……

成亲的轿子一路上被人指指点点,别人嫁娶用八抬大轿,易水寒成婚定做十八抬大轿,不是为了显摆皇家排场,只因新娘风萧萧是个超级大胖妞。

易水寒穿着喜服,骑在马上,白皙的俊脸冷若冰霜,黑黑的眸子深如寒潭,看不出喜悦的神情。

路人小声嘀咕: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风萧萧无疑是那坨牛粪。

又有路人嘀咕:皇子俊美无双,娶风家“千斤”为妃,心里能快活吗?一路上连个笑容都没有。

轿子里的风萧萧自幼敏感,听着轿子外的议论纷纷,红盖头下的眼黯淡了几分,胖手绞着红嫁衣的上衣摆。

她有些气喘,头戴凤冠盖着红盖头,对一个胖新娘来说委实憋闷。但她忍着,忍着她才在风家众姐姐的冷嘲热讽中走到了今日,终于熬出头了。

母亲,你看到了吗?女儿答应你的亲事,如今也做到了。风萧萧在心里默念着。

宰相府离三皇子的府邸并不远,皇家喜事为了让民众饱饱眼福,故意绕了个大远路。

皇上有令:易水寒与风萧萧成亲日,封易水寒为凉王,风萧萧为凉王妃。可谓是好事成双,双喜临门。

对于风萧萧来说何喜之有呢?她闭上眼睛想起前几日,她的知己白剑飞辞别,“我要离开了,萧萧,不会打扰你的新生活了。”泪水迷蒙间,眼前一片血红。

人人羡慕的皇上指婚,对她来说是负担,是责任,和甜蜜幸福丝毫不沾边。白剑飞的一往情深她岂能不知,只能装傻,她一出生就注定了要嫁的男人是谁。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她虽未见过易水寒,但听传言:那是个性格冷淡的薄情角色。喜不喜欢又如何,这桩婚事,她不能违逆,只能顺从,她的背后是整个风家。

父亲风崇年这些年对她不闻不问,姐姐们也无一人待见她,可父亲是母亲生前最爱的男人,母亲带着遗憾离开,临终嘱咐她两件事,一件便是她的婚事,她怎能辜负母亲。

轿子终于停稳了,她的贴身丫头小兮扶她下轿,人群一阵唏嘘,一身红嫁衣裹着臃肿的身体,快成球了,肥胖程度惊讶到众人。她从盖头下只看到自己隆起的胸部,哎,她也轻声叹息。

风萧萧在嬷嬷指引下,好像穿过好几道长廊,才到了紫阳宫,易水寒的寝宫。她粗腿酸软,胖腰疼痛,终于可以坐下来了。

坐在婚床上,没有发出意料中的咯吱一声,一般的床她的身体坐上去都会颤抖两下,吱嘎一声。王府的床的确结实,她略略安心。

门外的喧嚣热闹与她无关,空房里仿佛等了很久,门被人推开了,她从红盖头的缝隙里,看到一对红靴子向自己走来,不用问,定是凉王易水寒。

风萧萧无端的紧张起来,身体微微颤抖,易水寒婚前肯定知道她“风千斤”的名声,娶她定也是皇命难为,这一夜怕是凶多吉少。

一双冰凉的大手握住她汗涔涔的胖手,道:“不必紧张。”他的声音很好听,淙淙像是高山流水之音,风萧萧长吁一口气。

红盖头被揭开,她吓得不敢抬头,被一只冰凉的大手硬生生抬起了下巴。

那是第一次风萧萧见易水寒,他眉目如画,俊颜棱角分明,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浑身冒着冷气,细嗅之下有淡淡的薄荷香传来。

易水寒看着那张圆胖胖的脸,不悲不喜。风萧萧看来,娶她,就是完成皇上交代的任务,不掺杂一丝情绪。他对她有情才怪,不折磨她便是仁慈。

接下来,接下来,时间刹那凝住——

易水寒心思翻涌:侍卫林峰刚刚来报,白剑飞已于今早出了城门。借给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来搅黄皇家的婚礼。

风萧萧哪有过人之处,除了肉比寻常姑娘多一些,却让表弟如此这般。想到这里,他抬风萧萧下巴的手紧紧捏住了那几层赘肉,风萧萧感觉到了疼,忍着不敢出声。

风萧萧感到了眼前人的愤怒,她知道“酷刑”就要来了,他会不会打她几个巴掌,会不会一脚踢出院子里去……她眯上眼睛,准备迎接一切,她认了。

结果,结果下一秒,风萧萧闭上的眼睛倏然睁大,一片冰凉的唇落到她的唇上,没有丝毫温度,辗转着。她脑袋木讷,却被另一只大手遮住睁开的眼睛,只有清淡的酒气和薄荷香萦绕在唇齿之间。

风萧萧顺势向后倒去,身上的人欲解她裙衫上的腰带,风萧萧蓦然想起了什么,把面前人用力推开,“王爷,且慢”,她扶着雕花床栏缓缓起身,从腰间拿出一个火折子,走向那两柄未点燃的龙凤红烛。

两道火光亮起,易水寒从床上蹦起来,徒手灭了那烛火。

风萧萧还未回过神来,腿已经被对方踢得跪倒在地,一声“来人”震破屋顶,把风萧萧惊出一身冷汗,她,她刚刚做错什么了吗?

林峰和几个侍卫快步走进屋里,看到了暴怒的易水寒和跪在地上的风萧萧。他们以为皇子的新婚夜,可以轻松了,却不料还有吩咐。

易水寒冷脸如冰:“此妇人进门第一日,胆敢枉顾王府规矩,私自点火,即刻贬入柴房,面壁思过一月。”

风萧萧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她犯事了?她做错什么了?点火?这些疑问在她脑海里盘旋,但她不敢问,不能反抗。

她缓缓站起身来,脱下了那身红嫁衣,没有再看易水寒一眼,顺从地跟着林峰走出了新房的门。林峰躬身:“王妃,得罪了。”她的洞房花烛夜,点了花烛,没了洞房,只有夜。

她想:自己算哪门子王妃,第一日便被贬入柴房,连丫头都不如。

宰相府的日子如履薄冰,她原以为嫁给了三皇子后能过上天安稳日子。原来只是妄想,一切皆是命。

贴身丫头小兮和她一起贬入离紫阳宫很远的柴房,那里只有一个残破的夜明珠发出微弱的光亮,到处都是柴草……

熬啊熬,小兮掐指算着一个月快过去了,一个月满小姐就能被王爷召回紫阳宫了。来到柴房后,小兮经常偷偷抹眼泪,风萧萧这些日子一直不言不语,吃饭,睡觉,吃饭,睡觉……又胖了不少。

直到那一日,小兮去厨房做饭回来的路上,听见扑通一声巨响。

“王妃落水了,王妃落水了!”

                           

原创文章,作者:云起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shidan.com/books/3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