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在明朝当倒爷》朱重九,刘海柱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明朝当倒爷

小说:历史脑洞

作者:码字农民黄三戒

简介:朱重九偶然间发现通往明朝崇祯年间的时空虫洞,从此开始在明朝和现代之间随意穿越,在两个时空交易物资,当起了位面商人。崇祯皇帝:“九爷,咱俩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您能不能帮我保住大明江山啊?”闯王李自成:“九爷,崇祯皇帝昏庸无能,大明江山气数已尽,我大顺王朝的建立上应天命,下承人心,还望九爷成全啊!”朱重九:“嗯…言之有理,但是,得加钱!”皇太极怒了:“你们,当我八旗子弟不存在吗?”

角色:朱重九,刘海柱

我在明朝当倒爷

《我在明朝当倒爷》免费阅读

正月,寒风刺骨。

朱重九开着一辆满载方便面的二手金杯海狮面包车驰骋在工业大道上,前往三十公里外的郊区超市送货,廉价的车载音响中传来节奏欢快的广场舞神曲《最炫民族风》。

车窗外,雪花飘零,人迹罕至。

驾驶室内,心中默默盘算完这一单利润的朱重九眉飞色舞,心情大好,跟着音乐节奏口嗨起来。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朱重九今年22岁,大学毕业后没有像同学们一样选择考研或是公务员,亦或者是到CBD去应聘个996的白领,而是选择和两个死党一起合资买了这辆二手的面包车跑货拉拉,也兼职干些零售百货快消品的批发生意。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悠悠的唱着最炫的民族风,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车内,音乐节奏越来越快,朱重九也越来越上头,踩着油门的右脚也在不经意间加大了力度,眼瞅着车速也越来越快,很快便飙到了一百二十码。

突然,人行道上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小孩儿从大人的手中挣脱,毫无征兆的冲向了园区大道上,追逐那个脱手的气球。

“卧槽——”

咯吱——

等朱重九反应过来踩刹车时早已经来不及了!

电光火石间,他毫不犹豫的猛打方向盘避让闯上马路的小孩儿,失控的面包车却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载着他和一车方便面冲出了马路牙子,一头扎进了路边的野湖中。

满载货物的金杯车,只用了几秒钟就沉入湖底。

随着湖面荡起的最后一丝涟漪散尽,一切都重归于平静,就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再看那一对母子,在意外发生后当即拦了一辆出租车逃离现场,甚至连一个报警救援电话都不曾拨打。

只有柏油路上那两道深深的刹车痕,无言的诉说着什么。

……

置身金杯面包车内的朱重九在坠入湖中的一瞬间经历了很多,意料之中的湖水灌进车内将自己溺死的情况并未发生,反而像是乘坐神舟飞船去向了天宫空间站,连车带人都处于一种失重状态。

此时,原本应该冰冷刺骨的湖底,在陡然间变成了浩瀚无垠的宇宙,星辰大海环绕四周,宇宙万物变得光怪陆离,眼前出现的是他在睡梦中都不曾见过的幻象。

突然间,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朱重九的眼前,紧接着开始飞速旋转,强大的吸力让朱重九的面包车不受控制的向漩涡中心飞去。

而漩涡的尽头,是一个足以吞噬星空天地的黑洞。

几乎是下意识的,朱重九握紧了汽车方向盘,本能的猛踩油门,金杯海狮搭载的2.0L发动机怪叫着,在极短的时间内爆发出了136匹的马力。

嗡轰轰,嗡轰轰,嗡轰轰!

振聋发聩的发动机轰鸣声中,驾驶室上的朱重九终于感受到金杯面包车的四个轮胎传来的强有力的抓地力。

这时,他像是一个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脚地板油踩下去,面包车瞬间提速,沿着湖底的斜坡横冲直闯。

下一秒,金杯海狮巨龙出水,踏浪归来。

朱重九驾驶着面包车刚从湖底上岸,脑海中一片空白,完全凭借着本能的反应踩刹车、熄火、拉手刹将车停稳。

还不等他回过神来,一个巨大的黑影猛地袭来,一个身穿重甲的士兵从高处跌落,重重撞在面包车的挡风玻璃上,瞬间将挡风玻璃撞击出无数龟裂纹,在玻璃上留下一串猩红的血迹后跌落地面。

“卧槽,出车祸了?”

朱重九的脑袋嗡一下炸开了锅,整个人瞬间回过神来,无数零散的记忆碎片涌上心头。

今天是正月初九,是生意开张的日子,自己开车面包车去城郊超市送货,然后在工业大道为了避让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孩儿而发生了车祸,坠入野湖中。

不对,自己没有坠湖,而是把人给撞了。

龟裂的挡风玻璃和猩红的血迹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股寒意瞬间袭来,朱重九顿时清醒,闭上眼深呼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紧张。

然后,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准备先行查看伤者伤势,然后再打电话报警,通知救护车和保险公司。

朱重九刚推开车门,却是下意识的菊花一紧。

嗖——砰——!

一声脆响,车窗玻璃被一支箭矢干了个稀碎,要不是有玻璃挡着,这一箭就能要了朱重九的小命。

“妖人,看箭!”

不远处,有人怒吼一声。

朱重九寻声望去,几个身披铠甲的人正在搏杀,身边已经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

准确来说,是战场上占据上风一方的五个穿着同样铠甲的士兵在围攻一个身穿另类铠甲的士兵,另外还有一个应该是指挥官的家伙在搭弓射箭,目标正是朱重九。

这一箭,几乎是贴着朱重九的头皮掠过的。

他凭着求生的本能反应往后一缩跳进车里,迟疑了一秒后,伸手拉过车门重重的关上。

“呔,妖人,休想跑!”

另一边,连续两箭落空后,那名军官青筋乍起,再度搭弓射箭,铁质箭头桦木箭杆的箭矢再度袭来。

嗖——砰——

嗖——砰——

嗖——砰——

接连三箭,全部命中面包车的挡风玻璃,最后一箭,甚至直接将龟裂的挡风玻璃射穿,寒光闪闪的铁质三角箭头在距离朱重九的眼睛不到十公分的地方才被卡住。

驾驶室中,经过短暂的思考,冷静下来的朱重九几乎可以肯定这不是在拍戏,而是实打实的战场,随时会死人的战场。

看来,自己这是在无意间撞破了时空虫洞,穿越到了古战场之上。

刹那间,朱重九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肾上腺素也在生死存亡间疯狂飙升,看过无数穿越小说的他决定冒险一次。

随后,他开始熟练的系上安全带,扭动钥匙点火,将离合器和油门配合得严丝合缝,手刹一松,面包车弹射起步,义无反顾的冲向正在搏斗格杀的人群。

嗡轰轰,嗡轰轰,嗡轰轰!

面包车的码表不断飙升,30码、40码、50码,朱重九还在加大油门,直至地板油,不到十秒,车速已经接近八十码。

驾驶室内,一脸冷峻的朱重九熟练的倒车、挂挡、踩油门,就见着这辆载重两吨的面包车在野外的战场中轰足了油门横冲直撞,将身穿铠甲的士兵接连撞倒。

那原本势单力薄处于下风一方的铠甲士兵则拎着一把雁翎刀将受伤倒地的另一方士兵挨个斩首。

很快,整个战场上就只剩下一辆血迹斑斑不敢熄火的金杯面包车和一个满身是血的铠甲士兵。

驾驶室内,朱重九看着眼前这个身材极为雄壮魁梧,眼神中充满杀气的大汉,心中七上八下的直打鼓,犹豫着要不要下车。

下一秒,这名悍将猛地将手中的雁翎刀插在地上,单膝跪下,双手抱拳,声若洪钟的吼道:“恩公在上,请受末将刘海柱一拜,多谢恩公救命大恩!”

见状,朱重九心中大定,深呼吸两口气后壮着胆子推门下车。

他刚一下车,单膝跪地的刘海柱立马就将脑袋埋得更低了,根本不敢和他直视,似乎连呼吸都刻意屏住了。

此时的朱重九哪里知道,在刘海柱的心中早已经将他视作“天神下凡,龙王降世”一类的神仙。

刘海柱刚才可是亲眼目睹了恩公的坐骑神龙从天池潭水中劈波斩浪而来,面对后金八旗骑兵的弯弓劲射仙气护体,随后坐骑神龙英勇护主,三两下就将这几个身手了得的后金骑兵斥候撞成了烂鱼臭虾。

没错,在刘海柱有限的认知中,把朱重九这辆车身贴膜的金杯海狮面包车认为是恩公的坐骑。

至于为什么会是神龙?

一来,是因为金杯车是从天池潭水中破浪而来的。

二来嘛,是因为车身两侧的贴膜图案,正是两条银灰色的龙纹贴膜。

很快,朱重九就反应过来为何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猛将刘海柱会对自己敬畏有加,想必是自己和金杯车的出现,在刘海柱所处的年代,已经是超时代、超自然的存在,既然不能用常理解释,那就只能是鬼神之说了。

想必,这刘海柱是把自己当成神仙来敬畏了。

这样也好,还省得自己浪费口舌解释呢。

朱重九上前一步,先将埋头跪地的刘海柱搀扶起来,然后大声问道:“你是哪里人,在谁的麾下当兵?”

刘海柱起身后,却依然不敢和朱重九对视,只得埋头抱拳回道:“回恩公的话,末将刘海柱是广东人士,宁远道袁督师麾下步军把总。”

闻言,朱重九心头一紧,继续问道:“宁远道袁督师可是袁崇焕?”

刘海柱重重的点了点头,回道:“正是!”

朱重九又问道:“那现在是哪一年?”

刘海柱回道:“回禀恩公,现在是大明天启六年!”

                           

原创文章,作者:码字农民黄三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shidan.com/books/5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