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成瘾最新章节,蓝莘,余晓红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偏爱成瘾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甜小花

简介:[小城女+励志+婚恋+成长]蓝莘以为越过纨绔子弟薄子阳这道坎后,就是康庄大道。她不再翼望男人的垂怜,只想奋斗事业,谁知打走的男人又死皮赖脸地回来了。薄子阳以为蓝莘只是个小城捞女,她打破了他的头,还差点废了他。分手2年,她摇身一变成了天才设计师,勾搭上他家十项全能的好大哥,跟他小侄儿出双入对,连他哥们儿都急着跟她做生意,他怒了:谁敢抢我老婆,我跟谁急!

角色:蓝莘,余晓红

偏爱成瘾

《偏爱成瘾》免费阅读

十年前。

蓝莘遇到薄子阳时,并未料到跟这种男人会有多长的交集。

那时候,她还是小城来的打工妹,学历渣,专业差,几年换了十几个工作,尝尽社会冷暖。

经历过几段情感,从初恋到上班族,只留下一身情伤。

那个春天,她收到高中时最要好的同学的喜帖,才惊讶岁月是把杀猪刀。

成家立业,四个大字砸在头上。

工作五年,即将奔三,她一个都没做到。

蓝莘27岁了,渴望一个能依靠的爱人,一个小但温馨的家,一份踏实安逸的工作。

她觉得,这样的渴望很寻常,都不能说是奢望,应该能实现的啊!

却一无所有。

“莘儿,现在结婚都有好多伴郎伴娘,全是单身的,趁机相亲。说不定,你这回能相上一个?”

蓝莘想了下,“小丽支持山区建设,嫁了个当地的公务员,听说还是个少数民族,有什么政策优势啥的。少数民族好多整个冬天不洗澡的,我真的,累觉不爱。”

到了婚礼现场,同学小丽穿着红色中式礼服,化了有些艳的妆,戴着鲜花,格外漂亮。

26岁,正是女儿家最鲜艳的年纪,也是当时公认最佳适婚年龄。

真是令人羡慕啊!

男方长得很高,生了一双招风耳,笑起来很有朝气的样子。

小丽曾说,“就是瞧着他是单位那批些人里最帅的,才答应他的。”

蓝莘想,没财至少有个人样儿啊,为啥她当年初恋会喜欢上一只猪呢?

小丽指着他们走过的山路说,“你瞧,这些路啊,都是我们来了之后才修好的。当初修路时,挨家挨户做工作,嘴皮儿都磨破了,这些山民哟,可难伺候了。”

蓝莘嘴上应承着,想的却是小丽公婆准备的那套简陋到暴的婚房,纵使门口田绿花红、出门尽是青山绿水,她更向往的依然是大城市,水泥路,繁华街市,富丽屋舍。

她喜欢穿着漂亮的高跟鞋,走在干净亮洁的大理石地板;隔着落地玻璃窗,与朋友坐在高脚凳上,试用各种色号的口红;累了,随手奶茶,各种网红美食店打卡,刷朋友圈点,赚赞。

婚礼结束,她翻翻相册,觉得至少可以显摆一下地道的农家美食,湖光山景。

翻到自己照片时,她故意发了没开美颜的照,唇够红,脸够嫩,满满的胶原蛋白。

她安慰自己,她的花季正当时,不信找不着心怡的对象。

……

“莘儿!!!”

“哎呀,真是你!”

回西城时,蓝莘碰到了初中发小,余晓红。

“我从北城回来一年多,也在西城混。正好,回头大家聚一下呗!有财一起发。”

余晓红生了张时下流行的“狐狸精脸”,皮肤偏黑,放在十年前的学生时代都是家长们不喜的长相,没想到现在挺吃香。

蓝莘不喜欢余晓红身上过重的风尘气,随口应了几句便抛之脑后。

余晓红拿着蓝莘的名片,抖了拌,哧声道,“啧,原来是报纸的编辑,难怪架子端得那么大。切~~~”

就把名片扔包底,扭腰走向高铁VIP通道。

蓝莘坐的是最普通便宜的快车。

事后双方都没想起对方,直到将入秋的一个凉夜,蓝莘突然接到余晓红的电话,鬼使神差地答应了陪她凑数,去参加一个局。

那时候她还懵懂不知,余晓红嘴里的“局”,说是陪酒、陪玩,要是她愿意出场,赚多少都凭她自己决定,不强求,纸醉金迷摆在眼前,看自己定力。

其实就是拉皮条的!

余晓红坐着一辆宝马找到了路边的蓝莘。

远远一看那副身形,她朝身边的男人指了指,笑出几分得意。

“这个怎么样?我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

男人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看向蓝莘,眼光从上溜到下,拉出个长长的流氓哨儿

余晓红眼一弯,心道:成了。

蓝莘在很久之后才知道,这是余晓红带男人“寻马”,前面已经看了三个女人。

余晓红本意是不想找蓝莘的,蓝莘身上的文艺范和乖乖女气质,瞧着就跟她们那个圈子不搭。但男人强调过,不要那些看起来不三不四的,要个正点的。

正点是啥?

腰啊,臀啊,大长腿啊!

之前的妞儿无一不比蓝莘强,更年轻,二十出头。有一个刚成年,还没开瓢儿。

“风尘味儿太重!”

这不废话嘛!她们这些妞学历都不高,凭的就是一张面皮,吃喝玩乐不怯场,胆子大,玩得起。没风尘味儿的,那不得是良家妇女,还玩个屁啊。

偏偏今天接待的这位爷,据说是什么外国留学回来,偏好气质型,弄太多风尘味儿去怕坏了气氛,麻烦就大了。

男人是大爷,余晓红心里犯嘀咕,翻穿了包底儿,突然掉出蓝莘的名片。

蓝莘看到开来的宝马车,心下自嘲。果然是社会经验优先,学历什么的在香车宝马、名表美人面前,都被秒成渣渣了!

“美女,幸会。我姓赖,叫我赖哥就好。”

叫赖哥的男人理着个莫西干式的发型,两边刨光,中间一溜染成黯金色,被腊油打得锃亮。一只耳朵上打了一排钻石耳钉,把着方向盘的手戴着蓝莘不认识的名表,尾指上的戒指和他耳朵上的钉一样个性十足。

她直觉跟这两人不是一个圈儿,却被余晓红软磨硬泡攥上了车。

……

南城会所

蓝莘乍看此处,只想到:金碧辉煌富贵窝儿。

她心里有种得偿所愿,见了世面的兴奋感。

余晓红拉着蓝莘溜了一个又一个包厢,介绍了一堆什么老板经理,心里打的主意是在正式出货前,先看看老同学的市场价值。要是那个大佬不喜欢,也不浪费,也许有别人好这口儿。

然而转了一圈,也没人表示,蓝莘觉出余晓红的行径就像:妈妈桑!

不该来的!

蓝莘借口上卫生间,先溜了。

半路上,她的同居人马菲菲打电话,她边走边接,不小心碰到一个服务生的果盘,只得停下来帮忙。

那时,半层的落地窗前,站着两个手执酒杯的男人,正低声谈笑着什么。

其中一个男人的目光早已经直勾勾盯着下面的情形,看了许久。

只见女人穿着及膝的雪白蕾丝小裙,下腰时绽露出一小截雪白的小软腰,正对着他们的侧面曲线勾勒出一个极漂亮的“S”型,尤其是下面那个弧度,饱满铤翘,直让人手痒痒。细白的小腿被灯光一打,变得更细更白,那截露出的软腰儿也似白得发光。

地上滚的果子多,她拣了就近的两个,没有起身,单膝落地,拉长了身子去拣滚到椅子下的那个,这一下,整个身姿宛如匍匐狩猎的美洲豹,拉出一个性感撩人的弧度。

曲线优美的背部,圆润小巧的肩头,黑发滑落时露出细细长长的小颈,也是雪白一片,仿佛在发光。

“子阳,你在看什么?”

男人的笑声从鼻腔中发出,“还能看什么,看小美人呗!”

低哑的声音,满是磁性,轻佻,更多随意。

                           

原创文章,作者:甜小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shidan.com/books/5812.html